我的弟弟

我有个弟弟,95年冬天出生,目前闲赋在家。

 

关于他的出生,虽然过去将近三十年了,我还印象深刻。

 

95年正是计划生育很严的时期,我依稀记得,爸妈觉得我体质太差,他们想再要一个孩子,于是有了我弟。但在计划生育严打时期,是有很大风险的,在我妈怀孕前期,别人看不出来,很容易混过,在肚子慢慢大起来后,我妈就基本不出门了,白天也基本关着门。但那时经济条件差,父亲每天出去打工赚钱,做饭洗衣等家务还是要母亲做的,听母亲说是被村里人给看到了,举报了上去,然后就开始了“逃命”生涯。

 

以下这段我专门“采访”了母亲。

预留

 

12岁的我对突然有了个弟弟,没有太多感想,也几乎没有记忆。初中我就住校了,我只知道家里很穷,住校还需要带一周的菜,别说那时,就是现在也没几样菜是能存放持续吃一周的,只有腌菜和长虫的腌菜,榨菜对我而言都是美味佳肴,更别说那种有肉的梅干菜了,以至于我现在还对带肉的梅干菜有很强的向往。为啥不买菜吃?你以为我不想吗?因为零花钱是极少的。弟弟在家可想而知,也没有什么好吃的,也没有玩具。初高中时期我的寒暑假是怎么过的,我几乎没有了印象。从小,他就是孤单的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觉得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哥哥,我们没有痛快玩耍、辅导学习之类的回忆。

 

说弟弟,不得不说我们的父母。母亲是一个极其传统的农村妇女,没有文化,勉强会写自己的名字,不喜欢走亲访友,其实,她在村里也并没有走得近的朋友。父亲是一头牛,不仅属牛,性格也是牛的性格,勤恳耐劳,一辈子做的都是体力活。我们兄弟多少都会受到父母亲的影响。

 

弟弟上学后成绩平平,没有人辅导他,在学校的表现估计也是一般,没有考上普通高中,去上了技术学校,学的模具专业,五年制毕业大专文凭(文凭证书前不久被他故意撕毁了)。在这期间,大多时间在玩游戏,我曾和他交流过几次,我希望他不要虚度,专业技能要学,同学学不学你不要管,你自己要学,多向老师请教,多参加勤工俭学。他有听过也执行过,后来全都没有坚持下去。

 

不管如何是正常毕业了,我们给他介绍进了当地的一家电梯公司,做排产,工资不高,养活自己是肯定够的。但他在学校里养成了吸烟的习惯(我和父亲均不吸烟),而且游戏瘾越来越大,这两个恶习基本就花光了他的收入,而且似乎经常透支信用卡,还几次发现他大概是玩游戏太迟早上起不来上班迟到的现象。就这样做了几年,在2020年疫情来了之后,一切都变了。

 

疫情发生后,他就不再去上班了,甚至都没有去办离职手续。整天沉迷于游戏,大约主要是玩和平精英。我为了创造共同话题,我也下载了游戏去玩,但他不屑于和我玩,因为我太菜了,去年,我会时不时进去看看他在不在线,他基本都会玩到深夜两三点。2月份疫情开始到6月,他透支信用卡和从同事处借款用于游戏,共计1.6万元。他主动开口来问我借钱并承诺要恢复工作及时还钱。这事当然得全家知道了,我们都相信了他。

 

但是,在还完钱后,躺平的日子照样继续……一天只吃两顿饭。

拍于2021年春节

到了2021年1月,交通银行催款电话打到我这里,他又欠下了1万多元的信用卡债务!他自己明显也慌了,害怕银行的追债,银行的客服电话都不接了,所以银行打给了所有他们能找到的相关人那里来要债,包括他的前同事,村里的人,村委,更别说父亲和我这里了。我们好好地问他,这钱花哪了,天天躺平在家,毫无意外,几乎是冲进了游戏里!经过一番斗争,我又心软给他还掉了信用卡10146元,他写了如下的保证书。

 

之后我带他去找工作,去了顺丰,人家正缺人,马上就同意他进行跟学,跟了两天,他的状态还好,虽然知道会比较累,但他决定继续做,随后开始试用期,跟了一个师傅学习揽件派件,看他的状态也还不错,也会和我们说说快递的事,但之前戒了的烟又开始复吸了,每天都在外面跑,游戏肯定是玩得少了。在试用了半个月后,把他派到了乡镇的点,分了一个片区,正式开始快递员工作,本以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,快递员离不开三轮车或汽车,我又带他去体检报名学摩托车驾照,报名费也是我付了。从家里去镇上2公里左右的路程,为了方便,阿姨还把家里的一辆闲置电动车给了他骑。但是,噩梦在不久又开始了。

 

3、4月是个多雨的时节,加上他刚刚入行,每天的收派件任务都难以完成,几乎每天都要加班或值班到八九点钟,确实挺辛苦。明显感觉他从开始的积极到两三周开始状态变差,脾气也差了起来。有一天晚上,突然打来电话,撞车了。电瓶车撞到直接报废,幸好人没大碍,脚蹭破了皮,后来才知道胸口也撞到了。没过几天,他就辞职了,刚发到手的顺丰工作服还没捂热。

 

 更严重的躺平日子开始了……不再和家里任何人说话,我在微信上劝说了他几句后把我的微信也拉黑了。奶奶实在看不下去,甚至不知从哪里叫来了风水师在7月12日上门来看风水。

微录的日常:生活见闻梦境 2021-06-29 08:35:56 通过 手机 浏览(109)

共有0条评论!

发表评论

更换一道题!